目录
您目前所在: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小伙骑电动车环游中国 曾穿越1500公里未通电区域
作者:ag8亚洲只为非同凡响0    发布日期:2020-07-14 07:56


  今年5月28日,一辆电动车乘着汽渡横渡长江进入上海崇明区,与同船的上班族不同,骑手周建兵刚刚用261天骑行30530公里完成了自己的环中国大陆行,回到起点上海。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电动车有着续航短、工作不稳定等特点,不过在周建兵眼里这些都不是问题。他详细制定路线,携带三块电池,自制电池加热装置。他穿越难走的滇藏线公里新藏线多摄氏度的东北雪地里摔倒又爬起来;在疫情趋于稳定后用不同地区的各种健康码“通关”。他顺时针环绕祖国边境骑行,途经全国18个省市及自治区,东西横跨4233公里、南北纵跃3534公里,成为了第一个骑电动车环游中国大陆的人。

  2019年6月28日,周建兵骑着他的电动车踏上旅程,出发时谁都没有告诉,来了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只有三四个最好的朋友知道,父母也没告诉,我把朋友圈都屏蔽了,就出发了。一直到走过新藏线,我感觉最难的部分已经过去,也比较安全了,才告诉他们。”周建兵说:“说完之后父母还是反对,大概跟他们解释了一个礼拜,反正每天都会打电话、发视频,一直在跟他们说这是自己的梦想,最后他们也慢慢理解了,后来就变成支持了。”

  周建兵出发时没有带太多东西,因为他觉得所到之处都可以网购,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及时添置。“我记得特殊的物件就是带了一个工兵铲,野外方便时,用来挖坑掩埋用的。另外带了几块压缩饼干,其实后来全程都没有吃过。从新疆开始,后备箱里就一直装着几张馕,因为实在太好吃了。”途经老家时,他买了加热手套、袜子和衣服以应对寒冷。周建兵的行囊中还有帐篷和睡袋,但一路上露宿的次数有限,他还借宿了接近20次,牧民的热情招待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大部分时间他还是需要找旅馆住,因为充电是个硬要求。

  周建兵告诉记者,他关注骑行很多年,十多年前曾经希望骑自行车环游,经过一番比较和考虑,最终才选择了电动车。“我刚到上海时,在一家自行车公司上班,耳濡目染了不少圈内大神骑行的故事,自己也一直有这样一个梦想,各种攻略和路线默默准备了很久。”周建兵说,去年开始筹备的时候发现,骑车花费的时间太久,而且自己体力可能会坚持不下来。“我每到一个地方,喜欢到周边玩一玩,骑车的话可能累到没精力去玩。”

  随后他又考虑骑摩托车去,看了不少型号,但是比较喜欢的都很贵,并且要考驾照上牌照。这时周建兵冒出一个想法:会不会有人骑电动车去走这个路。“我一查,果然已经有人骑电动车去过拉萨,这样就给了我信心,让我知道电动车可以做得到。”不过,别人的经验基本到拉萨就为止了,很少有人再继续走下去,而他的目标要远得多。

  “其实电动车很稳定,也有很多的改装,完全可以胜任长途骑行,”周建兵向记者介绍,电动车的主要部件电池、电机和控制器易于更换,万一坏了只需配件安装,不需要很强的修理技术,“电动车续航、导航包括各种软件也非常完备,甚至还有定速巡航,可以解放一点右手。”

  电动车有电才能骑,在极端情况下会遇到无法充电的问题吗?周建兵告诉记者,这也是他出行前最大的顾虑,“我详细做了攻略,发现如果你只是在国道上面的话,百公里内一定是能找到人的,有人生活就离不开电。”

  周建兵遇到的最大困难是在新藏线公里未通电区域。“之前有人说我走的是无人区,其实并不准确,这1500公里还是有人的,但是没有通电网。不过不通电并不意味着没有电,当地靠发电机、太阳能等等供电,但是确实充电要比其他地方困难得多。”

  在新藏线的这段旅程中,他每到一处首先要花很长时间找地方充电。“因为他们有些地方是你付钱都不可能给你充电的,发的电只够当地人自己用。还有一些像我住的宾馆,发电机很耗油,损耗也大,每天只能在晚上的八九点开,然后开到十二点就关掉,但这一段时间我是充不满的,而且发电机它的电压不稳定也充不好,所以每天都担心这个事情。”

  经常晚上充到一半充不了了,周建兵第二天又四处去找人,或者夜里十二点了他还在找充电的地方。除了找地方充电,那段路的孤独感也压迫着他,“有时周围的那种孤独荒凉,让人心理上会有别样的压力,一个人在这荒漠里面,这种环境会让你觉得很难过、很无助。”

  周建兵向记者回忆,一路上最艰难的时刻都出现在北方。“一次在阿尔山,一次在海拉尔,两次都萌生了放弃的念头,因为正好是冬天,条件极其恶劣。有一天我至少摔了十次,当天走的路全是雪,山沟里被车轧过那种沟壑不平的路面太难受了。”他描述,那种路况哪怕就是下来推车都会摔倒。不到100公里的路程,早上十点出发,到晚上十点才到。

  考虑到下雪的因素,周建兵事先换了一条越野的玛吉斯轮胎,但不是雪地胎。“在阿尔山那次,待了三天都无法出发,我就想休息一下,同时考虑是否放弃。”他说:“当时想要不要先把车丢在这里,明年开春再来骑,后来发现城外的路面雪铲得非常干净,就坚持出发了。”

  另一次在海拉尔,周建兵待了7天,吃吃喝喝不想前进了,后来转念一想干脆体验一下极限吧。他买了高山雪地帐篷和睡袋出发了,来到根河在接近零下41摄氏度的温度下睡了一晚帐篷。“那时候只有用更难的挑战去激励自己,才能迸发出坚持下去的激情。”

  进入到内蒙古后,周建兵第一次遇到严重的冰雪天气。“前面新藏线也有过雨雪,但是和冬季北方的雪完全不同。”到了锡林浩特,他联系了一个东北厂家,想做一个电池加热装置,联系后对方一周也没订制好,于是他决定自己买材料动手制作。

  “用到一些装修用的那种保温棉,再加上5伏的加热片,做了三套装置,用充电宝供电。”为了不损耗电池本身的电量,周建兵买来几个大容量充电宝,用USB接口给加热片供电。这样一个给电池加热的“小棉袄”就做成了,他又给电动车稍加改装,让穿了“棉袄”的电池可以放进去。用他的话说,这个小装置没有那么好,但是足够“保命”。

  “保命就是让我的车不至于趴窝,不会把我丢在冰天雪地里。现在的电动车控制器和电池都有过冷过热保护,温度太低就不供电了,我的加热装置主要是防止这种情况。从续航上来说,它确实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周建兵算了一下,常温情况下他的电池充满可以保证240公里的续航,但是低温情况下只够骑140公里。他需要精打细算第二天的行程和路况,来合理分配电量使用,在最需要的情况下打开加热装置。

  对于充电,周建兵还有一个诀窍,就是一定要在室内进行充电。“绝大多数电动车都是在室外或者车库进行充电,其实很多人不知道低温的情况下电根本充不进去,所以冬天里程很短。我都是坚持在室内充,这样可以充得比较满。”

  超过两万公里的骑行中,遇到的危险不在少数,周建兵已经算不清摔过多少次车。“还好没受什么大伤,稍微严重一点的有两次,不过都没影响行程,只是痊愈得比较慢,一次一个月,还有一次半年才好。”第一次是在赛里木湖附近,有一片高速公路的隔离网倒在地上,骑行中的周建兵没有注意到,还在和路边的牧民打招呼,撞上后他从车头方向飞了出去。拍片检查后并无大碍,但是因为每天继续骑车,他膝盖上的伤口结痂后又不停地裂开,近一个月才长好。

  另一次是在东北根河,骑行中周建兵头盔里的内衬头套没有整理好,露出了一点小缝隙。全程冻得麻木的他没有注意到,等到了目的地,他发现脸上有一块皮肤冻硬了,失去了知觉。很快这里变黑、结痂,每天涂冻伤膏的情况下,这处受伤的皮肤直到今年6月才基本长好。

  “这一路其实环境很安全,但是我比较害怕被狗追,还有一次被狗扑上来咬坏了我的行李。平均隔两三天就要被狗追一次,真的是很恐怖。”周建兵告诉记者,一路上都会遇到很多野狗,它们很喜欢追着车跑,有的只是把人赶出领地,有的则是真的想咬人。“狗在后面追其实还蛮有心理压力的,另一方面由于是骑车,怕狗追上来造成危险摔车。”看到大型犬他基本上都是绕着走,有一次被藏獒拦路导致摔车,至今他的车架还因此有一点变形。

  环游中国261天,周建兵发了500多条抖音视频,赢得了不少点赞,他也受到了不少质疑。他告诉记者,质疑最多的两个方面:是否有来自电动车厂商的赞助和如何度过高寒的地区。“其实我是悄无声息踏上这趟旅途的,一路都有发一些视频,直到我到了拉萨,电动车公司才注意到我的这趟旅程,然后开始联系我,问我是否需要什么帮助。然后我回来,快要到上海时和我联系的相关负责人才告诉我,要给我搞一个欢迎仪式。当天也来了不少电动车骑友,现在我们也是很好的朋友,但要说这是公司策划的行为,这是没有的。”

  周建兵说,旅途中也有公司提出想赞助他,但是被他谢绝。“有一家电池公司想让我在视频里宣传一下他们的电池,但我当时表示,并不想接广告。后来他们还是给我寄了一块电池。当时我在甘肃武威,后面天气也要变冷了,这样我就多了一块电池,最终靠三块电池走完全程。后来我觉得收人东西总归有愧,就把当时寄来的品牌的旗子插在车上拍了一些视频,算是一点小小的回报。”

  紫牛新闻记者在周建兵的抖音中看到,视频评论区中,车友对于电池续航、保暖的一些疑问他都条条回复,分享了一些这方面的经验,还专门出了教程,解答一些别人的疑惑。“我觉得质疑是因为他们不太了解电动车,我介绍一下,他们的疑虑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2020年新年前,周建兵将电动车寄存在当地后回家过年,本想新年假期结束后再来拿车继续行程,然而一场疫情打乱了计划。直到3月28日,全国疫情基本稳定,他才回到黑龙江。“再出发的时候就发现路上很多餐馆都没开,每天生活就是扫码,吃饭、住宿都要扫,进城、出城,有时半路也要扫,各种检查身份证。宾馆接待的也很少,差点没地方住。”

  每到一省,周建兵就要注册当地的健康码,有时还被要求去公安局开证明。有一次被问到从哪里来,他回答说黑龙江,当地工作人员连忙将他赶到院子里,待三个人穿上防护服戴上口罩,才回来隔着五六米询问他详情。

  周建兵告诉记者,自己本来对未来的计划是骑电动车将一带一路的城市走一遍,从中国上海骑到欧洲,但是目前这个计划可能会搁浅一阵子。“如果国内疫情稳定,我想在国内再走一趟,之前走的外环一圈,这次可以走内环,去一些中部省份和城市。”

ag8亚洲只为非同凡响0

豫ICP备13021739号 ag8亚洲只为非同凡响0|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2017(C) 版权所有:ag8亚洲只为非同凡响0